— 平面设计 —

平面设计的传统图形与现代设计的结合

图形的发展可以说与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息息相关,在原始社会,人类就以画图的形式记录自己的思想、活动、发明、成就来表达情感,以此进行沟通、传承。在那时,图形的绘画仅仅是表达情意作用的媒介,并非是为了欣赏美。这一时期的图形多以单独和连续纹等构成,图案特点统一、对称、线条舒畅、色泽单纯、节奏明快。
首页 | 设计知识 | 平面设计的传统图形与现代设计的结合

一、不同时期图形的起源风格及文化内涵


早在文字诞生之前,由于人们对大自然的认识非常有限,先人就开始使用图形来传达思想、沟通感情,为了获得平安、丰收、趋吉避凶,便产生了一种祈求思维观念,这成为了原始人类寻求生存环境的本能。图形的发展可以说与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息息相关,在原始社会,人类就以画图的形式记录自己的思想、活动、发明、成就来表达情感,以此进行沟通、传承。在那时,图形的绘画仅仅是表达情意作用的媒介,并非是为了欣赏美。这一时期的图形多以单独和连续纹等构成,图案特点统一、对称、线条舒畅、色泽单纯、节奏明快。

商周时期是我国奴隶社会的鼎盛时期,这一时期的青铜器从艺术风格到制作工艺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青铜器上的图形特征为题材多样,手法独特,结构相对严谨,造型也变得夸张、凝练,如饕餮纹,夔纹、凤鸟纹等。春秋战国时期器物上的图形由单纯、粗犷趋于成熟、精工;神秘、奇特转为平实、奔放;严肃、静谧转为活泼、生动,如蝌蚪文、梅瓣纹等。秦汉时期是中国封建社会的肇始,秦始皇陵的兵马俑,及大量陶马、陶俑、战车、画像砖、瓦当、铜镜被誉为世界第八奇观,这些器物上的图形创作,表现了秦汉时期装饰的奔放气势,风发性格,整体,动态,内涵的艺术特色。魏晋南北朝时期,绘画艺术逐渐兴起,佛教的广为传播,印度僧人和西域工匠进入中国,作为佛教符号的莲花成为了主要图形创作素材之一,使得这一时期的图形纹样创作带有异域色彩,还有忍冬纹等表现为清秀、神秘、灵动、宁静、致远的风格特色。唐代时期,无论从装饰艺术方面,还是从图形纹样的表达方面,都达到了中国封建文化的巅峰,图形显示出更加饱满、富丽的盛世风格,如宝相花纹等。总体结构力求平衡、对称、联珠,和谐,色泽优美,线条柔和,且富于变化。宋元时期,人们用陶瓷和丝织两方面来表现装饰艺术的成就,主要以写实为主,花鸟瑞兽题材为基本,线条流畅,图形简洁,精致细腻,淡雅秀美。明清时期。中国封建社会走向衰落,吉祥纹样尤为盛行,人们运用会意象征手法反映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做到了“国必有意,意必吉祥”,如“五谷丰登”、“连年有余”等,装饰风格更加精巧、繁冗。这些图形的发展与演进是极其丰富的,但又有贯通始末的脉络,多样又统一,沉淀为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

二、传统图形的形式在现代平面设计中重构


传统图案造型方式以对称为主,它似乎是世间万事万物的一种表现形式,对称的美感来源于和谐、舒适、端庄。传统图案的对称方式显现在:左右对称,中心对称,轴对称,曲线对称等多种形式。在图形的演变过程中打破了简单的对称关系,使图案赋予了变化,孟子曾说过:”充实之谓美”,传统的图形形态是“求满”的,这种方式富有装饰趣味,反映当时人民求富的,完美的生活理想,青海民和出土的新石器时期陶盆,通过人物手臂上多加一笔表现运动感,这种“求满”呈现出了“平面化”的空间观念;仰韶马家窑出土文物的图案已比较清晰地表明了对自然形象写实的创作思维上的科学的抽象方法。从某种意义上说,实现了由内容到形式上的升华,从而体现了“简于象,而不筒于意”的美学理想,"天圆地方"的构图模式,“疏可走马,密不透风”的创造国境,直至今日还影响着设计师对构国及其图形创作的探讨分析和运用。

“重构”体现了对传统图形的创造力,将传统与现代气息结合以达到传承文化的目的,对传统纹样图形上的打破重组,构图、概念、应用习惯、图案造型、应用功能、色彩视觉、以及心理暗示内涵的重新赋予,概括为传统纹样图形的符号化、抽象化、意象化。从这个意义上说,传统纹样在现代的重构,除了价值观念、审美的不断前进,还融合了不同的地域文化,时代特征,使传统图形艺术得以升华,内容更加充实,形式更加完善。

传统纹样的“现代化”,现代图形的“传统化”在当今时代被人们赋予了特殊的含义,这就是基于传统延承基础上的再创造。保留图纹的古意予以简化,提炼传统图形的典雅与内涵,保留原创部分,并通过现代设计观念,呈现新的面貌;将传统圈饰与现代设计巧妙的融合,创新、合理地组成再处理。使得图形古今融合变成创新之路:运用传统色彩并赋予新的生命。众所周知,传统图案的色泽艳丽、运用得当、大胆,会焕发出种新的气象;重视意象,展露新意,除了写实、细腻、简洁外,不必拘于平铺直叙,这样依然能呈现传统风貌。

让“本土语言”在当代设计中大放异彩。在人类文明源远流长的中国.各种有关的传统可视图形艺术,如书法、国画、雕刻、剪纸、刺绣等工艺品以及诸如戏剧服饰,脸谱等物品的装饰图案纹样及色彩,还有古典文学、民间传统、神话故事等作品中内容的插图、装帧形式等。这些与传统文化有机联系的都可以称为“本土语言”,这种设计理论是“国际风格”的现代主义潮流之后出现的多元化的,强调传统本土和本土性的新设计艺术潮流,而不是狭隘的,片面的对传统的膜拜。这种设计观念在全球性的后现代主义文化发展的大环境下,为设计发展提供新的可能性。

三、传统图形在现代平面设计中呈现的魅力


传统图形不论在表现技法上还是构思上的运用方法极其合理协调,对后面平面设计的影响颇为深远。从原始社会时期表现为简单而明快,到明清时期表现为对于色彩、线条搭配的注重,无一不表达了我国古代艺术人的创意及技法运用的卓越。在现代平面设计中,对传统图形的“形”的借鉴,是对传统图形的造型手法,或者构成规则等进行分析,并不是生搬硬套。在这个艺术创作中,赋予了传统图形新的寓意及内涵,这样使设计具有鲜明的民族性。随着历史的发展,现代平面设计所创作的新图形样式成为新的传统图形。
华夏银行标志
华夏银行的标志(图1)借鉴的是商周时期的玉龙造型,标志只保留了玉龙造型最基本的特征。“龙形”是中华民族的象征,红色又是民族的崇尚颜色,这个标志无论在造型还是颜色亦或是寓意上无一不代表着“华夏”这个字样,整体的图式为中国古代“铜钱”的样式,不仅象征着天圆地方的宇宙观,而且代表了银行的开放性和与世界相通的经营理念。整个标志简洁、大方,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具有较强时代感。

著名国画大师齐白石说过一句话,“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也”,形象地说明了中国水墨画的寓意和追求,现代平面设计正是缺乏这种理念。2008年奥运会标志我们并不陌生,“中国印”(图2)利用了中国书法,篆刻的意象性表现手法,创作出”印”这个具有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特征的形象,印中的“文”字似京非京,充满张力,具有新颖的特点,把中国传统的水墨画的用笔技巧和创意结合得天衣无缝,充分体现了中国水墨画的独特韵昧。还有吉祥物福娃(图3)的设计灵感来源于传统装饰图案,比如火娃欢欢的灵感正是源于敦煌画中“火焰”的纹样;水娃贝贝的造型源于传统年画“连年有余”的鱼形纹样;土娃迎迎代表藏羚羊,灵感源于青藏地区的传统装饰纹样,体现了保护野生动物的主题。设计师根据传统图形的含义赋予了福娃不同的寓意。

北京奥运会标志设计

奥运福娃标志

四、总结


昨日的创新已然成为今日的传统,今日的设计必将成为明日的文化。中华民族的传统图形绵延了数千年未被淘汰。因为它是一股文他流动的水,串联着过去和未来,反映出我们民族求安的心理需求、审美趣味,更成为了全球华人共通的视觉符号。借鉴传统丰富的文化资产,借助各种素材的启迪,以现代的审美观念为依照,运用现代设计观念和手法,探索新时期的表现形式使传统的生命得以获得滋润而更富生机。站在国际平面设计的舞台,开拓艺术视野,强化自己的创新能力,不应该一味地崇洋,而应追求东西方文化的统一,追求传统与现代的融合,表现中华民族的传统精粹,让中国传统图形穿上现代设计的彩衣,绽放出更加灿烂的光辉!


相关推荐:饮料包装设计

— 更多案例 —

— 联系方式 —
Contact person
友链: